欢迎访问!
首页 > 使馆新闻
驻阿富汗大使刘劲松在阿外交部发表演讲:《区域经济合作与“一带一路”助力阿富汗和平发展》
2019/04/12

  2019年4月11日,驻阿富汗大使刘劲松应邀在阿外交部发表题为《区域经济合作与“一带一路”助力阿富汗和平发展》的英文演讲。中文全文如下:

 

尊敬的阿富汗交通部副部长瓦里莫克阁下,
尊敬的我的老朋友、外交部经济司哈桑·邵鲁施司长,
各位同事和朋友:

  很高兴与大家就区域经济合作与“一带一路”相关问题进行交流。

  过去一年,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国宝在中国各大城市展出,观众如织,盛况空前,人们都为古代阿富汗的灿烂文明震撼和折服。

  这些文物的时间跨度是公元前2世纪直至公元12世纪,根据考古发现和中国古籍,那时阿富汗是亚欧大陆的商品集散中心,人民富庶,治理有序,相对和平。以至于中国使节张骞邀请阿富汗国王联手打击宿敌之时,阿方表示希安享生活、无心再打仗了。

  在公元1世纪后长达1500多年的时间里,阿富汗一直是古代丝绸之路的明珠。不少历史学家指出,阿富汗和不少亚洲国家的命运,与丝绸之路的兴衰息息相关。这也有经济学理论的支撑。

  英国哲学家培根有句名言:“有三样东西让一个国家变得伟大,即肥沃的土壤、忙碌的车间和便捷的运输。”这话包含了一国经济腾飞的三大要素:农业、工业和交通。

  一个强大和稳定的国家,不能没有自己的农业基础。必须将饭碗牢牢地捧在自己手中,必须让自己的农民富起来并有余粮可卖,剩余劳动力可以另谋生计,这是城市经济和工业化所需资金和人力的首要来源。

  早期阿富汗和中国,都是农业大国,农业工具和水利灌溉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中国输出阿富汗的主要产品是丝绸和茶叶,阿富汗和中亚国家输入中国最重要的产品是战马,它们都是农畜产品。国家组织水利工程,支持农业生产,保护小农经济,对粮食价格进行必要规范,以平衡农民与城市阶层的利益,这种国家治理往往是强大和细腻的。

  没有农业,就没有大国的政治稳定,没有可持续的贸易,也就没有丝路以及丝路沿线国家的繁荣。

  再讲讲工业。中国有句俗语,叫“无工不富”,无论是古今丝路,最畅销和最赚钱的商品,往往不是农产品和原材料,而是精细加工品和工业品。在古代,是中国的丝绸、瓷器和阿富汗的琉璃。在当代,是手机和飞机。

  一台iPhone 7智能手机,售价为650美元,相当于一位阿富汗农民一年的收入,其中中国人通过组装得到的收益仅为8.46美元,日本和韩国通过专门材料和设计各得68美元和17美元,大约283美元的利润直接进入苹果公司的腰包,因为其垄断了专利、技术和销售渠道。这就是现代工业及其利益分配的冷酷现实。

  一架波音飞机平均要1亿美元,相当于12万阿富汗农民一年的收入,相当于中国人制造的1000万件衬衫。这就是加尼总统所讲的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差”造成的“剪刀差”。

  最后讲到交通。通常而言,如果农产品靠人扛畜驮,那么只要超过100公里的距离,运输成本往往会超过本身的价值,产品就没有了竞争力。古代丝绸之路的陆上运输主要靠骆驼和马,一头骆驼可以驮200公斤的货物至万里之外,但自身和人力的消耗,往往超过一半货物的价值。

  海运不同了,一艘千吨级帆船的载重量相当于5000头骆驼的载运量,每吨成本只有十几美元。这也是欧洲大航海时代之后,陆上丝路衰落的重要背景。

  即使是今天,陆运较之海运的劣势也很明显。运一个标准集装箱从喀布尔到中国乌鲁木齐,运输距离3000公里,需要铁路+公路运输,总共花费7100美元;而一个集装箱从卡拉奇装船运到中国天津港,上万公里之遥,只需要1000美元。但如这个集装箱是从喀布尔启运至卡拉奇再到中国,陆运费加上卡拉奇的中转费,总花费就要上升至6000美元。

  一个集装箱要6000至7000美元的运费,再加上根据货品不同征收的平均3000美元左右的税费,成本将超过1万美元,超过了许多货物的本身价值。这,就是阿富汗很多特产运不出去、竞争不过他国和农民贫困的主因。

  还要看到,当马可波罗从威尼斯经阿富汗到中国旅行之时,虽然也很艰难,但当时整个丝路由蒙古帝国统治,不用护照和签证,官方不征太多的税,甚至还会为商人提供食宿与安保。所以,马可波罗一行是有利可图的。近代以来,欧亚国家间通关费用、中转花销和安保成本居高不下,对阿富汗经济影响巨大。

  阿富汗是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从要素禀赋和经济发展阶段看,如果不能像瑞士、卢森堡那样拥有先进制造业和金融业,又没有足够的居民储蓄和外国投资,那么就必须依靠自身农业、矿业、手工业、旅游业以及过境贸易进行资本初级积累,逐步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这就是阿富汗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

  古代丝路之上阿富汗的辉煌,基于当时的阿富汗国家拥有特色产品,境内和平、坚持开放,促进联通,睦邻友好,这些对今天的阿富汗也很有启示。我相信,无论是阿富汗倡导“阿区域经济合作会议”(RECCA),参与“中亚区域经济合作”(CAREC)和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C),推进“中亚-南亚电网项目”(CASA-1000)、土阿巴印天然气管线(TAPI)和“青金石走廊”、各种“空中走廊”等,都汲取了历史经验教训,都是古代丝路精神的继往开来,都在致力于比较优势的塑造、贸易通道的畅通以及运输成本的减少。

  那么今天,有一个倡议、平台或机制,能够整体实现阿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目标,帮助阿从陆锁国变成陆联国,从经济低地变成发展高台,拉动阿农业、工业和贸易。这,就是“一带一路”。

  年初,阿富汗智库“政策分析与发展研究组织”(DROPS)创始人兼执行主任萨菲博士发表了题为《阿富汗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回顾、分析与展望》的研究报告。这是阿富汗学者撰写的第一部系统研究“一带一路”的报告。她表示,在阿安全形势不靖之际,“一带一路”为阿注入了“强心剂”,契合阿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有利于阿挖掘发展潜力,重现“亚洲之心”、“欧亚十字路口”、“丝路贸易中心”的辉煌。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统称,由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尼提出,得到了加尼总统和阿富汗各界的支持。我认为,“一带一路”是当今世界最温暖的民生工程、最庞大的基建蓝图、最有力的发展规划、最真诚的国际合作构想。

  对这项宏伟的国际合作倡议的简介,可用数字“1”到数字“8”加以概括:

  “1”就是共建命运共同体。这不是欧盟那样以主权让渡、高度机制化为特征的共同体,而是基于和尊重各国主权,坚持开放、平等、循序渐进和照顾各方舒适度,实现区域整合、共同发展与持久和平。

  “2”是以欧亚大陆及其附近海洋为重点,以陆、海为两翼,为亚洲这支“金翅鸟”插上两翼。

  “3”是恪守“共商、共建、共享”,遵循“高质量、高标准、高水平”。“一带一路”由中国倡导但非中国主导,参与者是平等的发展伙伴关系而非援助国与受援国的关系,这与当年的“马歇尔计划”存在本质不同。

  “4”是直接造福欧亚大陆40多亿人口,迄今已有140多国表态参与或支持“一带一路”,既有塔吉克斯坦、尼泊尔、肯尼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也有意大利、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4月9日中欧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同意继续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和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泛欧交通运输网络对接。

  “5”是主要内容为政策、基础设施、贸易、金融和人文交流“五通”。

  “6”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基本骨架是中俄蒙、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巴、孟中印缅和中国-中南半岛“六大经济走廊”,还有铁路、公路、水路、空路、管路、信息高速路等“六大通路”。

  “7”是主要涉及七大地理版块,即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北非、俄罗斯和欧洲、其他地区。“一带一路”向所有志同道合者开放,以欧亚大陆为重点,但不局限于古代丝绸之路或亚欧大陆上的国家。

  “8”是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工业化、能源资源开发、经贸合作、金融合作、文化交流、生态保护以及海洋合作为优先领域。

  为什么中国要倡导“一带一路”?外界有各种猜测,有人说这是中国的地缘大战略,为了对付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或“印太”战略,是为了推销中方过剩产能。

  其实,这些都多虑了。“一带一路”不是”陷阱”(Trap)、不是”小费”(Tip),也不是“谋略”(Tactics),而是“协作”(Team work),当然也是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考验(Test)。

  为什么中国要提出这一倡议,恐怕至少有四点:

  一是中国要实现更平衡、更全面和更高质量的发展,需要开发西部和发挥西部的优势,需要改变经济发展过于倚重东部沿海的局面,需要陆海统筹和全方位的开放。

  二是世界经济和贸易不振,亚洲经济压力增大,各大机构年初以来纷纷调低增长预测。这个时候,尤其需要有效投资和基建融资,需要综合的供给侧改革以刺激经济增长。

  三是改变亚洲内陆和中亚腹地的“经济塌陷”状况。大家从卫星夜拍照片可以看到,灯火辉煌之地也即经济发达城市多在欧亚大陆的沿海地区,这既受制于经济规律,也是殖民主义的产物。现在我们要让整个欧亚大陆都发展起来,让中亚成为新的增长引擎。

  国际权威经济机构有一个数据分析,公元1600年左右,世界经济的重心就在阿富汗附近,此后不断向西偏移至大西洋,1950年也即新中国成立不久和查希尔国王当政之时,开始扭头向东,目前加快向东转移,又快接近阿富汗了。“机遇只会赋予有准备的人”,希望我们共同把握这一历史大势。

  四是这个世界现在太需要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大国责任了,太需要方向、信心和确定性了,太需要从源头上消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了。这个源头,就是持久和有尊严的和平,就是减少贫穷和增加就业,这些是阿富汗的急需,恰恰也是“一带一路”的初心。

  “一带一路”提出五年来,中国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货物贸易额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年均增长1.1%,这是在世界贸易下滑并负增长的背景下实现的。五年来,中国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700亿美元,年均增长7.2%。中国在全球各地建设了82个经贸合作区,上缴东道国税费超过20亿美元,为当地创造30多万个就业岗位。

  举几个阿富汗朋友熟悉的邻国的例子:

  其一,受益于“一带一路”,在中国政府和企业帮助下,塔吉克斯坦实现了统一的国家路网和电网。中方承建的公路、隧道、铁路和天然气管项目或顺利竣工或快速推进。中方援建的杜尚别2号热电站满足了首都杜尚别及周边地区70多万居民冬季供电和取暖所需。中塔双边贸易额从1992年的275万美元增至2018年的15亿美元。目前在塔投资兴业的中资企业达400多家,成为塔最大纳税企业和出口创汇大户。

  中塔两国签署了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两国人民币贷款和贸易结算业务稳步推进,亚投行对塔境内项目提供融资积极支持。双方还在探讨成立联合投资基金的可能性。

  其二,受益于“一带一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在中国连云港找到了太平洋出海口,中哈共建的物流合作基地成为中亚多国的过境运输、仓储物流的平台。

  其三,4月8日,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后第一条新建铁路通车,这也是“一带一路”在斯的早期收获。

  阿富汗能够从“一带一路”建设中获得什么样的收益?这是阿各界最为关心的问题。

  简而言之,对阿富汗这样地处亚欧大陆中心的内陆国家而言,“一带一路”倡议为阿人民提供的不仅是四通八达的道路,还有国际社会对内陆国家及其发展问题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投入。

  据世行等国际机构最新研究,共建“一带一路”将促进全球经济增速至少提高0.1个百分点。使全球贸易成本和运输时间下降2.2个百分点和2.5个百分点,推动邻近阿富汗的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上的贸易成本降低10个百分点。

  从经济学角度讲,阿富汗参与“一带一路”能够“扬”自身地缘、资源、人口结构、人脉和国际关注度之“长”,“避”缺乏资金、没有工业基础和无出海口之“短”,找到连接世界新兴市场和最大市场的最便捷、最省钱的通路,降低准入门槛和成本;就是让阿的重点城市、企业与交通线结合,形成集聚效应,由点及线再至面,形成经济起飞的平台;就是同步刺激阿投资、消费和出口,同步发掘国内和国际市场,努力创造就业,走出目前“三驾马车”都走不大动且相互掣制的被动局面。

  阿富汗是较早明确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是较早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备忘录的国家,还是较早就“一带一路”安保事宜与中方建立相关合作机制的国家。中方始终重视和赞赏阿富汗领导人、政府部门和各界人士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态度,视阿为共建“一带一路”及实现早期收获的重要伙伴。

  共建“一带一路”已经并将继续给阿方带来六方面的收益,即六个“增加”:

  一是增加双边贸易。去年11月以来,中阿启动阿富汗松子包机输华后,短短4个月内将价值1500多万美元的阿松子通过64班飞机出口到中国。在去年全球贸易额下滑的情况下,中阿货物贸易额保持了年均11亿美元的水平,阿地毯、大理石、藏红花在中国都卖得非常好。今年我们已在讨论阿产石榴输华问题。中方乐意进口更多阿特色产品,希望为阿农民创造更多的收入。

  二是增加中方对阿投资。阿安全形势不好,但中国在阿仍有一些投资项目和近5亿美元的累计投资额,近期一家中国民营企业在巴米扬省投资,帮助当地种植和销售藏红花,数十户农户直接受益。还有一家企业已经在喀布尔工业园区投资建设电力设备。我最近陪同加尼总统出席了阿第一家松子加工厂的竣工仪式,赞赏阿方致力于进口替代和经济自立的努力,未来中国会更多帮助阿发展乡镇企业和加工业。

  三是增加阿人受教育的机会。阿是中国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为此中方每年向阿提供超过150个奖学金,还有1000个左右培训机会,这对阿年轻人和专业人员来讲非常有帮助。去年阿高端礼宾服务人员在中国钓鱼台国宾馆受训,阿外交部官员团今天正在中国河南访问。缘于“一带一路”,涉阿三方合作正在增多,这有利于各方优势互补以及大国在阿合作。中印正在商量为阿警察提供培训,中美也在商议帮助阿完善教育监管体系。

  四是增加阿人民的安全感。中国对阿的经贸合作以及对阿的各种无偿援助,增加了阿方就业,助力阿脱贫,有利于铲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社会土壤。中阿建立了“一带一路”安保合作机制,保护了人民,威慑了坏人。

  五是增加阿的国际能见度和文化影响力。1300年前,中国高僧玄奘去印度取经时经过阿富汗,瞻仰并记述了巴米扬大佛,这是迄今关于大佛的唯一权威记述。而今因为“一带一路”,研究犍陀罗文化和巴米扬大佛成了中国的显学,中国考古专家来到阿,阿国宝和学者也访问了敦煌,来自埃纳克的佛教展品有望出现在与“一带一路”峰会同期举行的亚洲文明联展之上。

  六是增加阿富汗的国际通路和外交选择权,这对阿这样的内陆国家和受援国至关重要。

  中国人和阿富汗朋友都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俗语,实现“一带一路”早期收获需要中阿双方的共同努力,包括阿方更好发挥在华商人和商会的作用,积极推介阿方特色产品并形成品牌效应,支持中文教育,培养更多中阿经贸合作的专业搭桥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只要阿方有用心的投入,就一定会有开心的收获。

  “手心手背都是肉”。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方对所有参与国都一样重视,都平等相待,都热心投入。大家都是一个乐队的乐手,每位都很重要,哪个都不能少。

  基于成本核算、基础设施条件和贸易惯例,阿富汗目前推动“空中货运走廊”固然好,但只能是陆运和海运的辅助。卡拉奇港对阿对外贸易的重要性短期内不可能降低,当然未来瓜达尔港也是有吸引力的选择,这也是中巴经济走廊对阿的意义所在。

  邻居是无法选择的,睦邻友好是无价之宝。中方真诚希望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增加互信、改善关系。去年底成功举行的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强调共建“一带一路”,致力于阿巴关系的良性互动,推进阿、巴及地区国家的互联互通。目前三国政府正在研究支持阿巴间公路、铁路联通的可行性。

  阿富汗地处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和中巴经济走廊(CPEC)之间,如果阿与北南邻国都搞好关系并实现更为畅通的贸易,阿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会更加彰显,区位比较优势和在地区价值链上的位置也会更加突出。如果阿安全形势改观,基础设施升级,营商环境改善,相信会赢得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国际投资者青睐。目前最大的挑战还是安全。

  我亲爱的朋友们,中国和阿富汗有一句共同的谚语“一花独放不是春”,“一带一路”和区域经济合作就是致力于春色满园。今天,是高铁而不是骆驼代表着“一带一路”的推进速度,毛泽东主席曾讲“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希望我们把握当前阿和解机遇,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让阿人民早日沐浴在和平发展的阳光之下!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