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首页 > 使馆新闻
阿富汗记者在《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对罪犯的审判,才能抚慰阿富汗民众》
2020/12/09

  12月9日,阿富汗《每日瞭望报》资深记者和政治分析师泽亚在《环球时报》发表署名文章《对罪犯的审判,才能抚慰阿富汗民众》的文章。以下是全文:

  2001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以“反恐战”的名义进入阿富汗,但是这场战争的负面作用极具毁灭性,因为阿富汗平民首当其冲且其人权遭到恶劣的侵犯。日前全球媒体纷纷报道的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杀戮竞赛和嗜血欲望”以及“非人道与非必要的对待犯人”,令阿富汗人民义愤填膺,也让他们充满了无尽的悲痛。

  根据澳大利亚国防军总督察保罗·布雷顿所做的调查报告,2005年至2016年间,25名澳大利亚现役和前特种部队士兵涉嫌在阿富汗参与23起非法杀戮事件,导致39名无辜平民和俘虏被杀害。据说,一位阿富汗男子被用作“打靶练习”,两名14岁男孩被割喉且其“尸体被装入袋子并被扔进一条附近的河流中。”美英的特种部队也被认为参与过战争罪行。一些特种空勤团推崇的“流血”和“武士文化”植根于暴力殖民史并将阿富汗非作战人员变成待宰的羔羊。

  在发现这些罪行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向阿富汗国民表达了他的歉意。但是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推文之后,他愤怒了。赵立坚写道: “对澳大利亚士兵谋杀阿富汗平民和囚犯一事表示震惊,我们严厉谴责此类行为,并呼吁追究他们责任”,并配发一张以澳阿两国国旗为背景的漫画:一位澳士兵正用一把匕首抵着一名惊恐的阿富汗儿童。

  莫里森对此采取一种自我防御姿态,称之为“令人反感”并要求中国道歉,但是遭到中国政府拒绝。

  在“反恐战争”的叙事下践踏阿富汗人民的人权、让非战斗人员流血是“不可原谅的”,这一点应该不言而喻。在过去一二十年,阿富汗士兵和平民在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倡导民主原则和人权话语。但是,近来阿富汗人民已对参与不当行为和杀戮平民的联军失去希望和信任。

  令人更加愤怒的是,最近有关平民遭受酷刑和死亡的悲惨调查结果,并没有引起一些国家的警觉,而且这些国家已将“反恐战争”的说法改为“保护人权”,声称自己是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倡导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约成员国对这一不当行为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堪培拉不愿解释这种暴行,澳大利亚的媒体坚持认为,警方的调查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在那之后才可能进行刑事审判。也就是说,与澳官员和政治权威一样,澳政府和当地媒体对有关发现的报道也采取防御姿态,企图将这种战争罪行展现为少数“烂苹果”的行为不当,就像一些美国士兵曾在阿布格莱布监狱虐杀伊拉克人一样。澳媒的报道并未反映出阿富汗人民的感受或对受害者的应有关切。

  此前,对于想要调查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行美国士兵的国际刑事法院(ICC)职工,特朗普曾经实施制裁,国际刑事法院声称这些制裁“绝无先例”并指责白宫试图“干预国际司法和检察院独立性的行为”。我清楚地记得有关两名美军士兵2010年在阿富汗坎大哈省杀死一名15岁平民男孩的报道,他们还在这名男孩半裸的、血淋淋的尸体旁摆拍,庆祝其杀害行为。此类多半在恐怖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故事在阿富汗真实地发生过。这些作恶者必须接受审判。我呼吁,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成员国必须对发生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加快调查,以像他们自称的那种,做人权忠诚的支持者。

  但愿澳大利亚对战争罪行的调查将是向正义迈出的一步,并且战犯最终被提起公诉。美英两国也应调查其士兵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并将罪犯绳之以法。如果北约成员国真正在阿富汗寻求制度化保障人权,它们就必须促进国际刑事法院对在阿战争罪行的调查。此外,阿富汗平民的权利和尊严不应再遭到以“反恐战”为名义的侵犯。

  总体而言,对澳士兵违反《国际人权法》和《人权宣言》残酷行为的发现,令人震惊并极其严重地伤害了阿富汗人民的感情。仅仅是道歉不可能减轻战争受害者的痛苦或抚慰阿富汗民众的心灵。战犯应该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被提起公诉。全球范围内的地区和国家,尤其是ICC必须推进对在阿战争罪行的调查,以使正义得到充分伸张。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